您的位置 首页 漳州美食

转基因食品有哪些(转基因和非转基因食品你会选择哪个?)

转基因食品有哪些 转基因这个词现在大家耳熟能详,经常说但你真的明白什么是转基因,什么样的食品才算转基因食品吗? 转基因生物指的是通过基因工程,以某种方式改变或修改DNA的生物。在大多数情况下,转基因生…

转基因食品有哪些
转基因这个词现在大家耳熟能详,经常说但你真的明白什么是转基因,什么样的食品才算转基因食品吗?
转基因生物指的是通过基因工程,以某种方式改变或修改DNA的生物。在大多数情况下,转基因生物的DNA是通过添加另一种生物体——可以是细菌、植物、病毒和动物——的遗传物质而发生改变。
例如,帮助蜘蛛吐丝的基因可以植入普通山羊的DNA中,使后者能产出可制丝的羊奶。有时候,转基因生物也被称为“基因改造”生物。
尽管听起来有些牵强,但是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在线杂志《科学国家》的报道,通过将蜘蛛基因添加到山羊DNA中,可以培育出羊奶中产生丝蛋白的山羊,对这种山羊的乳汁进行分离,就可以得到丝蛋白,进而制成一种韧性超强的轻质丝材料,具有广泛的工业和医疗用途。
经过多年的发展,转基因生物的种类已经令人眼花缭乱。CRISPR是一种新型的基因组编辑工具,通过该技术,遗传学家可以将水母的发光基因片段插入猪的DNA中,培育出能在黑暗中发光的转基因猪,CRISPR为基因改造提供了更多可能性,这在十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这些例子都比较令人惊奇,但实际上,转基因作物在农业中已经相当常见,最常见的基因改造是为了创造更高产量的作物,更稳定的农产品,同时抵御害虫,减少杀虫剂和化肥的使用。
转基因食品
基因工程食品或称转基因食品,是指将某些生物的基因转移到其他生物中,使其外观、营养品质、消费品质等方面向人们期望的目标转变,由此形成的可直接食用或作为加工原料生产的食品。转基因技术可以使食品的口味一致,并且使作为原料的动、植物具有对疾病和干旱的抵抗力。
不过,美国国家生物技术信息中心也列出了一份与转基因食品相关的潜在风险清单,包括可能导致环境危害的基因改变,具体而言,转基因生物有可能与自然生物近亲繁殖,导致原始生物的灭绝。
但是,反过来,转基因也可能使某些作物继续存在的希望,例如,目前主要种植的三倍体香蕉都是通过无性繁殖培育的,相当于同一植株不断地“克隆”,遗传多样性的缺乏导致了香蕉患病风险的提高,一些科学家寄希望于用转基因技术培养出新的香蕉品种。
到目前为止,转基因技术的最大应用是在大规模农作物上。在美国出售的大豆、棉花、油菜籽、玉米和甜菜中,至少有90%是转基因产品,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抗除草剂玉米的种植速度有所加快,在2014年和2015年达到了美国玉米种植面积的89%。
广泛种植转基因作物的最大好处之一是抗虫害。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使植物提高抵抗害虫能力的最广泛方法之一,是通过基因技术将苏云金芽孢杆菌的基因转入植物基因中。苏云金芽孢杆菌是一种能产生驱虫蛋白的细菌,经Bt基因改造的转基因作物已被证明具有抗虫害能力,这就减少了大规模喷洒合成农药的需要。
转基因作物是安全的吗?
反转基因活动人士认为,转基因生物会给消费者带来环境破坏和健康问题。美国“食品安全中心”便是这样一个反转基因组织,他们宣称植物和动物的基因工程可能是“21世纪最大、最棘手的环境挑战之一”。
然而,许多科学组织和行业团体一致认为,在转基因食品的讨论过程中,散布恐慌的行为更多的是情绪化的,而不是事实,事实上,科学结论已经很清楚了:利用现代分子生物技术改良作物是安全的。
美国科学促进会在2012年的一份声明中说,“世界卫生组织、美国医学协会、美国国家科学院、英国皇家学会和其他受人尊敬的机构已经分析了已有的证据,得出了同样的结论:相比传统改良作物制成的同种食物,含有转基因作物成分的食物并没有更高的风险。”
另一些研究者则指出,更强壮、产量更高的作物可以为人类带来更多好处。世界上最大的转基因作物制造商孟山都公司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称:“转基因作物可以帮助农民提高农作物产量,减少对自然资源和化石燃料的利用,并提高营养品质。”
不过,孟山都和其他农业公司在围绕转基因食品的研究和信息传递方面有财务上的利害关系,并且有资源资助那些对它们有利的研究,尽管有大量的科学数据证明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有效性和抗逆性,但转基因仍然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科学领域。
转基因标识争议
近年来,关于转基因食品开发和营销的争论已经成为一个政治上的烫手山芋。2015年11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发布了一项裁决,规定只有在转基因产品与非转基因产品之间存在实质性差异(如营养成分不同)时,才需要对转基因食品进行额外的标识,该机构还批准了AquaAdvantage转基因三文鱼的上市,这种三文鱼的生长速度要比非转基因三文鱼更快。
由孟山都、杜邦、陶氏益农、拜耳、巴斯夫、作物科学和先正达等公司组成的行业集群GMO Answers表示,转基因农产品是“迄今为止农业历史上受到监管和测试最多的产品”。
此外,GMO Answers网站指出:“世界各地许多独立科学家和机构,如美国国家科学院、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美国医学协会和美国科学促进协会等,已经查看了成千上万的科学研究并得出结论:转基因食品不会对人体、动物或环境造成比其他任何食物更大的风险。”
转基因生物所引发的政治问题几乎和科学争议一样具有导向性。不过,经过美国各地议员的广泛讨论,美国农业部农产品营销服务局终于在2009年通过了国家生物工程食品披露标准。
这一联邦法规将从2020年开始实施,届时所有包含超过5%的生物工程成分的食品都必须贴上“BE”(生物工程)标签。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围绕转基因食品的科学和政治讨论不会很快消失,你对转基因又怎么看呢?

 

转基因和非转基因食品你会选择哪个?
有人留言说,虽然知道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但还是不会吃,就比如大豆油,当然会首选非转基因的,对此,小编先不做评论,给你下面两个木瓜,你选哪个呢?
左边是带有环斑病毒的非转基因木瓜,右边是健康的转基因木瓜。那有没有第三种选择,健康的非转基因木瓜?不好意思,传统木瓜不能抵抗病毒的感染,想吃的话只有左边这种。
转基因木瓜是怎么来的呢?1948年,美国夏威夷欧胡岛发现了木瓜环斑病毒,随后殃及到了全世界的木瓜,1959年中国的木瓜也感染了这种病毒。到1965年的时候,发病率高达90%以上,农药对植物病毒根本不起作用,选育抗病品种是最经济有效的措施之一,然而番木瓜种内没有抗病品种,国内也曾选育出耐病品种——台农5号,但果实体积大、风味差,这才考虑到了转基因技术。
最早利用基因工程对抗这种疾病的是夏威夷植物病理学家丹尼斯·贡萨斐斯,他提取了一小片病毒DNA,插入到木瓜基因组中,就像人类接种疫苗一样。他在试验田中间种植转基因木瓜,四周种植传统木瓜。然而转基因木瓜并未被病毒感染,环绕在外的传统木瓜被严重感染。如今市场上几乎都是被基因改造过的木瓜,而有些人对转基因食品仍旧是不可置信的,他们认为被基因改造过的木瓜携带了微量病毒(虽然是没有依据的),但是你想一下,如果你咬一口被病毒感染的有机或传统木瓜,你会嚼着多余十倍的病毒蛋白质。
对于木瓜相信你已经有了选择。
但是你可能会有疑问,这个特例又能说明什么呢?还记得黄浦江“漂流死猪”事件吗?反转人士称这些猪是食用了转基因玉米才导致死亡的,答案恰恰相反。
中国水稻所生物工程系第一任系主任王大元分析黄浦江漂流死猪一事,认为不但不是如反转造谣人士所说的是吃了转基因玉米所致,恰恰相反,它们中有相当一部分有可能是因为吃了太多感染伏马菌素的非转基因玉米所致。
(图:吉林省农业科学院转基因植物环境安全评价圃场)
左侧是非转基因玉米,被虫子蚕食严重,已经长出了霉斑,右侧是转基因玉米,果实饱满,看不到虫眼和霉斑。
科普一下:被螟虫咬过的玉米雨后很容易发生霉变,产生强致癌物黄曲霉素,黄曲霉素的毒性是氰化钾的5倍,会造成严重的食品安全问题。玉米钻心虫钻进玉米棒子吃玉米粒并留下其排泄物,导致玉米棒子上形成大量伤口,为镰刀菌等病原真菌的繁殖创造了良好条件,大量伏马菌素产生,诱发多种疾病。
意大利也发生过猪吃了玉米饲料后大量死亡的事件,与中国国策不同的是,意大利一开始是反对转基因玉米的,不仅不允许种植,也不允许进口,直到玉米钻心虫进入意大利,大面积的玉米被伏马菌素感染,最后连农药也杀不死钻心虫,猪吃了被伏马菌素感染的玉米饲料造成大量死亡,反转官员这才修改了政策,同意进口“好”玉米做饲料。”实际上这个“好”玉米就是美国的各种转基因玉米,意大利官员不好意思说转基因,就说“好”玉米。
Bt玉米,也就是转Bt基因的抗虫玉米就不怕害虫。昆虫进食抗虫玉米后,Bt蛋白在昆虫幼虫的中肠道内会引起细胞肿胀甚至裂解,最终导致昆虫死亡。
现在我们回归到大豆油的选择问题上,下面的图片是在超市拍的转基因大豆油和非转基因大豆油,难道只是价格上的差异?
转基因大豆转入的基因分为两种:转抗虫基因和转抗除草剂基因,抗虫大豆和抗虫玉米一样安全,而不抗虫作物需要喷洒很多农药来防治害虫,农药对人体有毒害作用,和Bt蛋白有本质区别,长期食用带有农药残留的食品危害身体健康。那么,耐除草剂作物是否增加了农药的喷施?和非转基因作物相比谁的农药残留更多,毒性更强?
我们先来认识一下抗除草剂转基因作物,目前大面积推广的主要是抗草甘膦作物。
草甘膦,1970年由孟山都公司发明并推向市场,能在正常用量下控制300多种一年生和多年生杂草,当然也包括我们的农作物,最关键的是对哺乳动物毒性低,无致畸、致癌及遗传毒性,所以逐渐成为使用最多的除草剂之一,转基因品种用,非转基因品种也用。但非转基因作物对于草甘膦的耐性是一定的,所以传统作物在杂草方面还要喷施其他传统农药,毒性较大的二苯醚类除草剂(如三氟羧草醚、氟磺胺草醚、乙羧氟草醚)以及芳氧苯氧基丙酸类和环己烯酮类除草剂。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教授认为,美国种植耐草甘膦的大豆,比常规方法每公顷除草剂用量减少9%—39%。从实际应用看,转基因不仅没有增加除草剂的施用量,还减少了除草剂的施用量。
那么这种转基因大豆的草甘膦残留是否会比较高呢?检测的结果是否定的。联合国粮农组织因此甚至不对大豆油中的草甘膦做限量,也就是说排除了转基因大豆油存在草甘磷残留的问题。
由此可见,单从农药残留来考虑,转基因食品要比传统食品更安全。
事实真相在这里:和非转基因食品相比,转基因食品农药残留更少,含有的霉菌毒素少,审定更严格、食用更安全,价格还便宜。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