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漳州小吃

昱辉就擒,权“军”溃散

“束”手就擒,“权”军覆没。束昱辉被刑拘后,权健总部所在地——天津武清豆张庄变得更加凄凉:权健公司统一放假、肿瘤医院停业整顿;“火疗一条街”商户纷纷抠掉招牌上的“火疗巾”、“权健”…

本站商务合作,联系QQ 227876504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束”手就擒,“权”军覆没。束昱辉被刑拘后,权健总部所在地——天津武清豆张庄变得更加凄凉:权健公司统一放假、肿瘤医院停业整顿;“火疗一条街”商户纷纷抠掉招牌上的“火疗巾”、“权健”字眼,试图将自己与权健的交集彻底抹掉。足球队的一位队员说:“说实话有点慌,不知道何去何从。”

文 ? 齐敏倩 温丽虹
编辑 ? 老拿
迪拜风光依旧,这群年轻人已无心赏景。
1月7日凌晨,当天津权健足球队的队员走下迪拜机场的飞机时,一条令他们震惊的消息传来:老板束昱辉被刑拘了。紧接着,是更多的消息:权健足球队改名了,由和谐号列车“权健集团”号的冠名也没了。
而几天前,乒超“天津队”还叫“天津权健队”。两个月前,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才宣布签下韩国全北现代教父级主帅崔康熙。八个月前,权健集团在其官网上公布冠名京沪高铁消息时,还广而告之:“中国高铁跑出了中国速度,权健集团与中国高铁并肩前行”。
现在,一切都变了。束昱辉被刑拘后,权健总部所在地——天津武清豆张庄变得更加凄凉:权健公司统一放假、肿瘤医院停业整顿;靠权健总部发展起来的“火疗一条街”,商户们纷纷抠掉招牌上的“火疗巾”、“权健”等字眼,试图将自己与权健的交集彻底抹掉。足球队的一位队员说:“说实话有点慌,不知道何去何从。”
此时,权健的部分信徒终于清醒,开始质疑权健的产品,向自己的“上线 ”退货,也在群里寻找着“接盘侠”。“权健”二字,变得极为敏感,人人避之不及。束昱辉参与投资的A股上市公司受权健事件影响,股价一路下跌。
权健,已进入下半场。或者说,权健已无下半场。

01

“圣地”一地鸡毛
新厂房尚未投产
中午时分,寒风中的豆张庄权健地界已近绝迹。权健华北总部红色建筑群周遭,已不见前来“朝圣”的经销商,售卖火疗、权健商品的商店群,均店门紧闭无人营业。
这是束昱辉遭刑拘消息传出的第1天。凌晨时分,天津多家媒体报道:截至1月7日,有关部门已对束某某(男,51岁,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对另两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取保候审。前述束某某,正是权健集团掌门人束昱辉。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1月1日宣布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立案侦查,指其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广告罪立案侦查。随后,有关部门于1月2日对在权健肿瘤医院涉嫌非法行医的朱某某立案侦查。
权健帝国崩塌事发突然。武清区出租车司机李明,一大早便在司机群里接收到权健公司实控人被刑拘的消息。车驶过权健公司华北总部,标志性的红色建筑群西北侧,一处新建的厂房无人看守。李明告诉市界,这是权健公司在建新厂房。新厂房尚未投产、门口斜立的米白色大理石板尚未刻上权健的名字,公司便东窗事发。
李明感慨,以前这里每天都能看到前来参观的经销商,现如今都消失了,附近仅剩“一地鸡毛”。随着权健公司被立案侦查,原本寒风中少人外出的豆张庄权健公司地界更显冷清。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华北总部与权健(天津)肿瘤医院,各个出口均紧闭移动铁门,进出需经门卫放行,门禁森严,除了间或有车辆进出权健产业基地,路上少有行人。
保安成了这里最“活跃”的人。他们对外宣称,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后,公司统一放假,生产基地只剩保安。医院则停业整顿,恢复营业的日子尚无准信。?“火疗一条街”商店多数关门,
招牌上关于的“火疗”“权健”等、联系电话等信息被抠下
权健公司天津总部大门东侧,“火疗一条街”曾店铺林立,除售卖火疗器械、教程、毛巾服装等产品,还可代办各类理疗师证。市界在此发现,如今这些商店均店门紧闭,没来得及拆下的招牌。店主们保持着某种默契,他们在离开前,将各自商店招牌上“火疗巾”“权健”等字样抠下,连带着也破坏了原本招牌上留下的电话号码,这些信息现今已无法辨认。
曾经的“圣地”,已面目全非。

02

权健“信徒”何往?
经销商开始寻找“接盘侠”
束昱辉被拘后,摇摇欲坠的权健帝国将许多人的美梦砸得稀碎。梦碎了,有人惊醒,也有人继续睡去,编织着美梦。
2018年12月26日,位于荒芜野地的权健华北总部,因为前来“朝圣”的权健经销商,变得人头攒动。这些经销商,是权健最忠实的信徒,为了“守护”权健,他们愿与家人决裂。他们曾在网络上与媒体对峙,在权健遭遇质疑、被调查时,还在高喊“相信权健”、“相信束总”。
从1月1日权健被立案调查开始,这些“信徒”中开始有人慢慢清醒起来。特别是1月7日束昱辉被刑拘后,有些信徒再也坐不住了。市界调查中发现,部分权健经销商开始寻找“接盘侠”、200多人的经销商大群瞬间解散,曾经对权健深信不疑的会员,也为家里囤积的权健产品惆怅不已。
1月7日当天,一个名为“权健自然医学”的群聊中,有疑似权健经销商的群友开始商量寻求退还的可能。一名群友表示:“现在乱套了,下面的人都在闹,上面的人消失了。”当天上午,该群群主将群聊设置为禁止发言,并要求群友加微信交流。
有经销商宣称自己遭下级到家里寻求退款,表示“准备出去避避风头”。提及上门要求退款的下级,他说:“有钱赚的时候就好,一看风头不对了,就窝里反。”随后,他出价六折,希望寻求“接盘侠”收走自己手中权健产品。
不过,几无响应者。
市界还注意到,1月7日下午三点左右,山东地区某权健经销商群的群主,在交代各位“家人”齐心协力注意安全后,便紧急解散。
该群在解散之前,群主将群名从“本草店客户交流群”改成了“阳光家园群”,并且还在提醒“记住,我们每个人都是消费者,先保护好自己,不要乱说,不要乱。”“本群的家人看一下你们的名字,涉及到中医、理疗一类的改一下。”甚至鼓励群成员“再穷不过要饭,不死总能出头。”?采访对象供图
群里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诉市界,之前该群群名中包括“权健”二字,丁香医生文章发布后,群中时不时会发一些“相信公司”、“相信束总”、“不给公司和束总添麻烦”之类的言论。
菜菜妈妈曾是当地权健火疗馆的常客,对权健产品的功效笃定不疑。“天津人能吃,贵州人就不能吃吗?”“天津那么大的肿瘤医院开着,还有足球队,怎么会有问题呢?”当菜菜劝妈妈放弃权健产品时经常被这样反问。权健被立案调查后,情况发生了反转。
“从1月1日权健被立案调查之后,我妈就没去过火疗馆。”菜菜告诉市界。她看到束昱辉被拘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告诉了妈妈,对于家人提及权健的负面消息,菜菜妈妈已经没有了往常的反感,不过,家里囤积的权健产品成了她的新“负担”。她不得不为“家里的权健产品还能不能吃”,“怎么找上线经销商退钱”而烦恼。
虽然束昱辉已被刑拘,但相信权健的仍大有人在。菜菜告诉市界,从1月1日权健被调查开始直至束昱辉被刑拘,位于她家附近的火疗馆丝毫不受影响,热闹依旧。拉她妈妈加入权健的舅妈依然是火疗馆的常客,在与别人的交谈中,仍然在为权健宣传。
不过,北京和天津直销服务中心的信息显示,权健直销尚未受到刑拘事件影响,业务正常。“我觉得权健是合法的,肯定不违法。权健医院是那么大一个医院,不会有什么问题。”对于权健舆论风波,北京市朝阳区一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哪个医院不出问题?这是老百姓对咱们的一个偏激的想法。”

03

无奈的金财互联
12.7亿元市值没了
权健崩塌,砸伤了一家上市公司。
束昱辉传遭刑拘当天,一只名为金财互联的股票股价开盘下跌,收盘时跌0.63%,股价定格在6.28元每股。金财互联证券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市界,“近期股价波动主要是受到权健公司的影响,对此,公司很无奈。权健事件对公司的影响程度无法判断,但公司会尽最大努力。”
对于金财互联来说,权健风暴无疑是2018年末袭来的“黑天鹅”。据上述证券部工作人员称,2016年公司重组时,束昱辉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成了金财互联的财务投资人。
目前,金财互联单一最大股东为“江苏权健东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东润投资”)。据金财互联12月28日披露,东润投资合计持有公司超1.5亿股,占总股本19.75%。而在东润投资股权结构中,束昱辉持股23.99%,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束昱辉通过持股东润投资,间接持有金财互联4.74%股份外,还通过上述定向增发,直接持有金财互联5.43%的股份。?南京:实拍权健集团江苏分公司 大门紧闭一片萧条
早在2018年12月26日,权健事件爆发之初,金财互联方面已回应公司与束昱辉的关系,称束昱辉仅是公司股东,既不参与经营,也不参与管理。但由于金财互联与束昱辉、权健公司千丝万缕的关系,金财互联股价此后遭遇4连跌,该公司依旧遭受质疑,甚至于2019年1月3日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下发问询函。元旦假期后,好不容易迎来两日看涨,1月7日,又因束昱辉遭刑拘消息传出再度转绿。
即使金财互联数次声明,权健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束昱辉实际控制的有关主体,与该公司在资产、业务、人员、客户等方面均不存在任何重叠或交叉,束昱辉仅为投资人,不对公司决策和经营产生影响。7个交易日间,其股票市值依旧蒸发了约12.7亿元人民币,相当于16.9万权健经销商缴纳的“入会费”。

04

150万冠名的动车组没了“权健”
悄悄进行的“去权健化”
权健的名号早已不拘泥于保健品行业。
你很难想象,在中国,至少有三支足球队、一支乒乓球队,及一组动车组被冠以“权健”名号。
当然,这是在2019年之前。在权健大厦将倾之际,“权健集团”和谐号动车与天津权健足球队或是去权健化,或是深陷泥潭自身难保。?权健足球队
1月7日,束昱辉被刑拘的消息传出时,天津权健足球队的队员们正在飞往迪拜的航班上,他们要在新帅崔康熙的带领下前去迪拜冬训。2015年的7月,权健洽谈收购重庆力帆无果后,收购了中甲的天津松江。当时束昱辉提出四步走目标,第一步中甲保级,第二年冲超,第三步进入亚冠,最后是参加世俱杯。
如今,参加世界杯的目标没能实现,球队总经理束昱辉却被刑拘。此前足协新政早已要求球队改成中性名,目前看来,改掉球队之中权健两个字,已是势在必行。7日晚间,足球记者李思明在微博上爆料称,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托管至天津足协,为期一年,并更名为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
2017赛季,天津权健入主天津乒超俱乐部。中国乒协1月5日发布通知,乒超联赛从第十三轮开始,天津权健队名更名为天津队。而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相关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冠名的和谐号列车“权健集团”号近日已被取消冠名。该人士对媒体表示,“权健集团”号在2018年5月29日首次命名,运行于京沪高铁,列车为CRH380系列动车组,冠名费用在150万元/年。目前动车组车体涂装‘权健集团 QUANJIAN GROUP’字样已被撕下。
球队改名,动车组“除名”,仿佛是权健高楼即将坍塌的信号。

05

权健帝国大厦将倾
束昱辉父子财富版图浮出水面
束昱辉被刑拘后,其父子的财富版图也浮出水面,相关企业不免风雨飘摇。
天眼查显示,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陈亦隆,权健集团有限公司持股75.36%,束昱辉个人持股22.17%,其子束长京持股2.46%。而权健集团持股人也为束昱辉与束长京。其中,束昱辉持股51.1%,束长京持股48.9%。
据天眼查的信息,此次被刑拘的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直指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股东信息值得注意的是,束昱辉父子旗下直接控股公司高达54家,注册资本共逾20亿元人民币。其中,束昱辉拥有36家公司,包括权健集团、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但已有多家公司被吊销。
束长京不仅涉足权健集团,还有自己投资的公司。束长京坐拥21家公司,与其父束昱辉所有公司存在部分重合,且在6家公司任职法人,在14家公司担任高管。束长京持股较高的公司,除持股48.9%的权健集团有限公司外,还有持股70%的天津海鸟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及100%持股的上海金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束长京部分公司
也就是说,在有关权健集团的公司中,大权基本由其父束昱辉所控,束长京持股比例较小,多为高管挂名参与。而束长京持股较高的天津海鸟与上海金慈,则是束长京的主要“练手”公司。
市界注意到,2016年,束昱辉生意红火,曾在老家为儿子举办了一场轰动一时的婚礼。那场婚礼在当地高端酒店置办约500桌酒席,婚礼现场停放着几十辆劳斯莱斯、宾利等价值不菲的名车。在婚礼当天的一则祝福语视频中,有数十位明星出镜,为束长京献上祝福。其中不乏李小璐、朱迅、宋小宝等国内知名演员、主持人,甚至还有印度演员、导演以及韩国组合4X。
如今,随着盖子的掀起,一切都发生了变化。“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束昱辉半生努力,平地而起的权健帝国,或许就要塌了。
权健,还有下半场吗?
(应被访者要求,文中李明、菜菜为化名)

Interactive Topic
互动话题

权健,还有下半场吗?

权健“圣地”:豆张庄魔幻72小时

本文由市界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部分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seeker2019
后台回复“群”讨论更多资本市场信息

让市界知道你好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漳州信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uiheguandao.com/hu/28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