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漳州医院

鬼都怕的一种人/★┵簡單〆..我在一本

鬼都怕的一种人/★┵簡單〆..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欧洲的一则往事。数百年来一直亲如一家的一个和睦村庄,突然产生了邻里关系的无穷麻烦,本来一见面都要真诚地道一声“早安”的村民们,现在…

本站商务合作,联系QQ 227876504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鬼都怕的一种人/★┵簡單〆..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欧洲的一则往事。数百年来一直亲如一家的一个和睦村庄,突然产生了邻里关系的无穷麻烦,本来一见面都要真诚地道一声“早安”的村民们,现在都怒目相向。没过多久,几乎家家户户都成了仇敌,挑衅、殴斗、报复、诅咒天天充斥其间,大家都在想方设法准备逃离这个可怖的深渊。可能是教堂的神父产生了疑惑吧,花了很多精力调查缘由,终于真相大白,原来不久前刚搬到村子里来的一位巡警的妻子是个爱搬弄是非的长舌妇,全部恶果都来自于她。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村民间的和睦关系再也无法修复。解除了一些误会,澄清了一些谣言,表层关系不再紧张,然而从此以后,人们的笑脸不再自然,既便在礼貌的言词背后也有一双看不见的疑虑眼睛在晃动。大家很少往来,一到夜间,早早地关起门来,谁也不理谁。我读到这个材料的时候,想起了国人愤恨的一种人—-小人。何谓小人?这个定义很难下,如果一下子能说得清定义,他们也就没有那么可恶了。(呵呵)小人是一种很难定位和把握的存在,约略能说的只是,这个“小”,既不是指年龄,也不是指地位。应该具有某种特点的那一类人。孔子是这么认为的,“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这些说法不同,但意思是一致的。他的中心意思就是,小人喜欢挑起矛盾并且热中于争斗,而君子要搞一点论,而非有争议的两点论。通俗地讲小人应该是,人格卑鄙之人,不要脸之人,不会放过被伤害之人,不择手段博取人们同情之人,虽无一技之长,却能凭着八面玲珑、摇唇鼓舌而飞黄腾达、左右逢源之人,最会告密者之人,卖主求荣者之人,蓄意相诬者之人,会谄笑之人,会拍马屁之人,会阿谀之人、会诽谤之人,会交替玩弄着诬陷、造谣、离间、偷听、恫吓、欺榨、出尔反尔、被信弃义、引蛇出洞、声东击西等等技法之人,人性、道德、信誉、承诺、盟誓全被彻底丢弃之人,朋友之谊、骨肉之情、羞耻之感、侧隐之心都可抛开之人,会用谣言制造气氛之人,会借权力者之手或起哄者之口来卫护自己之人,会绘声绘色地谎报“敌情”之人,很会“装”之人(装积极,装正义,装近乎,装可怜,装疯卖傻)……(各位有发现者继续后续,不算狗尾续貂^_^)有不少人,就整体而言不能算是小人,但在特定的情势和境遇下,灵魂深处也悄然渗透出一点小人情绪,这就与小人们的作为对应起来了,成为小人闹事的帮手和起哄者。谣言和谎言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市场?按照正常的理性判断,大多数谣言是很容易识破的,但居然会被智力并不太低的人大规模传播,原因只能说是传播者对谣言有一种潜在需要。只要想一想历来被谣言攻击的人大多数是那些有理由被别人暗暗嫉妒、却没有理由被公开诋毁的人物,我们就可明白其中奥秘了。谣言为传播、信谣者而设,谣言的生命扎根于传谣、信谣者的心底。如果没有这个根,一切谣言便如小儿梦呓、腐叟胡诌,会有什么社会影响呢?一切正常人都会有失落的时候,失落中很容易滋长嫉妒情绪,一听到某个得意者有什么问题,心里立即获得了某种窃窃自喜的平衡,也不管起码的常识和逻辑,也不作任何调查和印证,立即一哄而起,形成围啄。更有一些人,平日一直遗憾自己在名望和道义上的欠缺,一旦小人提供一个机会能在攻击别人过程中获得这种补偿,也会在犹豫再三之后探头探脑地出来,成为小人的同伙。如果仅止于内心的些微需要试图满足,这样的陷落也是有限度的,良知的警觉会使他们拔身而走;但也有一些人,开始只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内心对位而已,而一旦与小人合伙成事后又自恃自傲,良知麻木,越沉越深,那他们也就成了地地道道的小人而难以救药了。从这层意义上说,小人最隐秘的土壤,其实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即便是吃够了小人苦头的人,一不留神也会在自己的某个精神角落为小人挪出空地。哈哈!惊险吧?注意哦!小人是不怕麻烦的。按正常逻辑来考虑,有些事情即使想做也会被可怕的麻烦所吓退,但小人是不怕麻烦的,怕麻烦做不了小人,小人就在麻烦中找事。小人知道越麻烦越容易把事情搞混,只要自己不怕麻烦,总有怕麻烦的人。小人骨子里的东西很难改变,即使你掏心肺腑也换不回小人的丝毫真诚,任凭你如何开导劝说,如何关照帮助,他也不会买你的账,该骂娘还是要骂的,除非法律能够授予你权力就地正法,小人方能退缩半步,否则,不会解决任何问题。对别人没有人的概念,对自己也一样,因此千万不能以人品和人格来要求他们,小人之小,就小在人品人格上,小在一个人字上,这可能就是小人这一命题的原始含义所在。小人在本质上是胆小的,他们的行动方式使他们不必害怕具体操作上的失败,但却不能不害怕报复。设想中的报复者当然是被他们伤害的人,于是他们的使命注定是要连续不断地伤害被伤害者。你如果被小人伤害了一次,那么等着吧,第二、第三次更大的伤害在等着你,因为不这样做小人缺少安全感。因此就无以安身,必欲置之死地才放心。小人不会怜悯,不会忏悔,只会害怕,但越害怕越凶狠,一条道走到底。小人必须用谣言制造气氛,小人要借权力者之手或起哄者之口来卫护自己,必须绘声绘色地谎报“敌情”。说谎和造谣是小人的生存本能,但小人多数是有智力的,他们编造的谎言和谣言要取信于权势和舆情,必须大体上合乎浅层逻辑,让不习惯实证考察的人一听就产生情绪反应。因此,小人的天赋,就在于能熟练地使谎言和谣言编制得合乎情理。他们是一群有本事诱使伟人和庸人全都深陷进谎言和谣言迷宫而不知回返的能工巧匠。小人是善于做情感游戏的,这对很多劳于事功而深感寂寞的好人来说正中下怀。在这个问题上小人与正常人的区别是,正常人的情感交往是以袒示自我的内心开始的,小人的情感游戏是以揣摩对方的需要开始的。小人往往揣摩得很准,人们一下就进入了他们的陷阱,误认他们为知己。小人就是那种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却曾有很多人把他误认为知己的人。到后来,人们也会渐渐识破他们的真相,但既有旧情牵连,不好骤然反脸。小人和善良人们往往有一段或短或长的情谊上的“蜜月期”,当人们开始有所识破的时候,小人的耍泼期也就来到了。平心而论,对于小人的耍泼,多数人是害怕的。小人不管实际上胆子多小,耍起泼来有一种玩命的外相。好人虽然不见得都怕死,但要死也死在战争、抢险或与匪徒的格斗中,与小人玩命,他先泼你一身脏水,把事非颠倒得让你成为他的同类,就像拉进一个泥潭翻滚得谁的面目也看不清,这样的死法多窝囊!因此,小人们用他们的肮脏,摆开了一个比世界上任何真正的战场都令人恐怖的混乱方阵,使再勇猛的斗士都只能退避三舍。在很多情况下小人不是与你格斗而是与你死缠,他们知道你没有这般时间、这般口舌、这般耐心、这般情绪,他们知道你即使发火也有熄火的时候,只要继续缠下去总会有你的意志到达极限的一刻。你能不怕?有没有法律管小人?很难。小人基本上不犯法。这便是小人更让人感到可怕的地方。《水浒传》中的无赖小人牛二缠上了英雄杨志,杨志一躲再躲也躲不开,只能把他杀了,但犯法的是杨志,不是牛二。小人用卑微的生命粘贴住一具高贵的生命,高贵的生命之所以高贵就在于受不得污辱,然而高贵的生命不想受污辱就得付出生命的代价,一旦付出代价后人们才发现生命的天平严重失衡。与小人较劲犯不着。中国社会上流行的那句俗语“我惹不起,总躲得起吧”,实在充满了无数次失败后的无奈情绪。谁都明白,这句话所说的不是躲盗贼,不是躲灾害,而是躲小人。好人都躲着小人,久而久之,小人被一些无知者所羡慕,他们的队伍扩大了。小人一般都不要脸的,一个不要脸的人老天爷都没有办法。问题严重到了老天爷也束手无策的境地,真是可悲。然而,人们又没有啥好的办法来对付小人。与小人生气?岂不是小人第一你第二?这是不可取的做法;与小人争辩或者谈和?岂不是与虎谋皮?这也不行;与小人同流合污?岂不是出卖了自己的灵魂?这招儿更使不得。那么,如何是好?难道这美丽的世界和湛蓝的天空就让小人占去了吗?从包容学的角度来理解,还不能将小人仅有的一点市场取缔掉,留下几个小人总还是有意义的,因为“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朋”吗。当然,只能是给予那么一点可怜的包容,绝对不可以给予任何一点宽容。但是,社会要关注和警惕小人的嘴脸和危害,如果小人跳出来整人整事了,就应该给予小人一定的制裁,无论如何不能让其横冲直撞。如果不是这样地认识小人和处理小人,那么,就如同亵读了君子,天下必乱。对了,还应该强调,小人很会“装”,装积极,装正义,装近乎,装可怜,装疯卖傻,装得人家眼花缭乱,一时还能够唤起什么同情,然而人家看透了他的本质时,必然是极度心烦,极度讨厌。装归装,你看清楚就行了。小人坏到了不是人的档次,做人做事肯定差劲。在当今社会里,小人并没有绝迹。与君子比较起来,小人的市场虽然不那么大,也就是那么几个嘴脸,拥有七八条枪,寥寥可数。可是,你真的遇上了,麻烦也就找到了家门。俗话说,小人一个不算少,君子十个也不多。有人还很无奈地哀叹:“宁可得罪君子,也不能得罪小人。”小人像魔鬼一样,叫人害怕到如此程度——用君子垫底,为小人铺路。凭啥呀?不能与其为伍,更不能怕他到了用君子垫底,宁可得罪君子,不能得罪小人的地步。或许你要遭一点罪,甚至付出人生的昂贵代价,叫小人弄得好说不好听,影响了重用提拔,影响了口碑,影响了正常的学习、工作和生活,搭上了一点本钱。真的到了这一步,也没有什么关系,接着做下去,在痛打落水狗的同时,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千万不能叫小人骑在你的头上屙屎、屙尿、屙痢疾;不能叫小人当你的家,他想咋的就咋的;不能叫小人吃心饮血,作威作福。哲人说:“处小人在不近不远之间”过份接近小人,对自己而言是一种负担,冷落了他,又会招致忌恨。那么,到底该怎么办呢?在这个棘手的问题上我认为我们能做的事情很少。但是有一种共识需要大家注意,那就是只要你不再害怕众口铄金,不再害怕招腥惹臭,不再害怕群蝇成阵,不再害怕阴沟暗道,不怕偷听,不怕恐吓,不怕狞笑,以更明确、更响亮的方式立身处事,在人格、人品上昭示着高贵和低贱的界限。经验证明,面对小人,越是退让,麻烦越多。那么,只好套用一句熟语了:我们死都不怕,还怕小人么?似乎这也不是最好的方法。那么和小人要保持的适当距离在哪?谁能提供点办法?我这里先谢谢你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漳州信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uiheguandao.com/hu/381.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