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漳州旅游

在中国河西走廊,你能看到什么?(河西走廊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在中国河西走廊,你能看到什么? 作者:猫斯图 制图:孙绿 / 编辑:养乐多 如果要在中国西部找到一条历史意义最大的通道,河西走廊一定会入选。 这条由祁连山和蒙古高原包夹形成的走廊,连通着黄河流域和西域…

在中国河西走廊,你能看到什么?

作者:猫斯图
制图:孙绿 / 编辑:养乐多
如果要在中国西部找到一条历史意义最大的通道,河西走廊一定会入选。
这条由祁连山和蒙古高原包夹形成的走廊,连通着黄河流域和西域,历代都是中央帝国、北方游牧帝国和西域势力争夺的焦点。谁控制了河西走廊,就能握住另两个竞争对手的命脉,在东亚大陆西部的地缘竞争中占据主动。
就在长安与哈密之间
一头连着西域,一头连着关中▼
从汉到唐,再到明清,试图走通河西走廊的官员、军队、商人无数。他们个个肩上都有自己的使命,可一旦走进河西走廊,他们也同样会折服于这里的雄奇壮美,把自己变成河西历史的一部分。
祁连山下(图片@图虫·创意)▼
这条伟大的走廊里,究竟有什么?
河西为何有走廊
河西走廊从地质上看,其实是青藏高原北部的一片山前盆地。在它南缘的高原边界山脉,则是绵延上千公里,曾在历史和边塞文学中留下浓墨重彩的祁连山。这座绵长的山脉几乎确定了河西走廊的走向,也同时滋养着这片本应荒芜的土地,让它在大漠风沙的影响下仍然能维持交通要道的功能。
青藏高原的水源向东流淌形成黄河
向北流淌则养育了一个个甘肃绿洲,连缀成一条河西走廊▼
与祁连山相比,河西走廊北侧的龙首山、黎山的作用就没有那么明显了。
祁连山的诞生,源自地质时代欧亚板块和印度板块的猛烈撞击。这次撞击催生了世界上最高的山脉喜马拉雅山脉,同时也将能量向碰撞核心区的周边传递,在脆弱的板块上,催生出了一系列的衍生山脉。奇丽的横断山脉是如此,祁连山脉也是如此。
印度板块的撞击不光创造了第一阶梯
还创造了第二阶梯以及三级阶梯的格局▼
作为喜马拉雅的副产品,祁连山山峰的平均海拔也不低,基本在4000~5500米之间。高大的山体也拦截了从西风带带来的最后一丝水汽。由于气温随海拔升高不断减低,水汽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山体上空,会以降雪的形式落地,这让祁连山沿线处处冰川雪峰,共计3000多处。
甘肃,不是干肃
(图片@图虫·创意)▼
积雪不仅提供了美景和信仰,更能够在一年时间里提供延续不断的供水,为人类的生产生活提供最重要的自然基础。
发源于祁连山融雪的河流,最终在山前的盆地里汇成了三支重要的水系。
祁连山隔开了两个世界
祁连山向北的几个主要水系,诞生了著名的河西四郡▼
在东侧的是石羊河水系,古浪河、黄羊河、东大河、西大河等河流汇入其中,构成了武威和金昌的城市基础。石羊河继续向北流淌,还滋养了古城民勤的人民。
流淌过甘肃大地的石羊河灌溉着周边无数农田
之后还要继续向北流向民勤(现在是直接进水库)
(图像来自google map)▼
在中部的是黑河水系,共有九条支流,大河蜿蜒向西北流去,最后消失在蒙古高原的沙漠中。紧邻祁连山,为汉朝张开帝国之腋的张掖和名城酒泉、嘉峪关,便是这条河流域上的重镇。
古代城关要隘除了考虑据险而守
还必须尽量靠近天然水源,嘉峪关如此,阳关也如此
(甘肃-嘉峪关。图片@图虫·创意)▼
继续向西,疏勒河和党河等养育了瓜州、敦煌等绿洲,玉门关、阳关就在党河以西,这里也是现在河西走廊的西端。这些河流还曾经向西继续流淌至罗布泊,河西走廊可以借此向西延伸相当远的距离。
荒漠中无言的玉门关,再向西就是罗布泊了
(阳关只剩烽燧遗址了)
(甘肃-玉门关,图片@图虫·创意)▼
将祁连山以北这些蜿蜒的内流河绿洲相连,我们就得到了一条水源补给点之间距离不断太远,且地势平坦适合陆路移动的大道。它东起古浪峡口,西到甘疆边界的库木塔格沙漠,将古代帝国政治中心关中与西域诸国东西横贯。
这便是河西走廊。
河西走廊的生与死
对河西走廊的大规模开发,始自汉朝。在派遣卫青、霍去病等人将匈奴逐出走廊之后,汉武帝下令在河西走廊上筑城,并兴修水利,将祁连山送来的河流变成农耕民族可以利用的水源。著名的张掖的千金渠,便是在这一时期开发的,是河西四郡大开发中的一部分。
甘肃敦煌河仓城遗址(始建于西汉)
(图片@图虫·创意)▼
为了让河西四郡在帝国版图中更加稳固,汉帝国还启动了对当地游牧民族的定居化工作,用免税和刑罚的胡萝卜大棒政策将游牧人口转化为农业人口。
西汉入主和河西和西域
带入了郡县、农耕、诸城等诸多定居农业社会的习惯
长城(简易的)甚至向西一直修到了今天的新疆
(甘肃敦煌汉长城,图片@图虫·创意)▼
这件事一直到汉帝国崩溃的魏晋时期也仍然在继续。比如在魏明帝曹睿在位时,凉州刺史徐邈就“广开水田,募贫民佃之”,使得“家家丰足,仓库盈溢”。晋末天下大乱,中原大族除南下以外,也有进入西北避难的,河西人口和实力大增,水利开发也不断加码。
以长期的农业建设和军屯移民作为基础
加上中原动乱人口外迁
成就了河西走廊以及敦煌在南北朝时期的繁荣
(图片@图虫·创意)▼
可见人类对河西水资源的开发在唐代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河西走廊不再只有商业通道和游牧业,农业也成为了这里的生产方式之一。
混合经济是这里的常态
作为牧场仍然是非常优越的
(甘肃祁连山下-山丹军马场,图片@图虫·创意)▼
但过于密集的人类活动,也让水资源变得越来越紧张。从三大水系里不断获取农业资源的古人可能没有想到,在丰饶背后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土地的荒芜和农业的收缩,最终的结果,则是居民外迁、文明消失。
阳关烽燧,几乎要消失在风沙中了
(图片@图虫·创意)▼
在今天的河西地区,人们一共找到了200多座形态各异、朝代不同的荒废古城。其中有80座位于曾经是绿洲,但如今已经沙漠化的地区,而且往往位于河流的下游。这足以说明河流中上游的水资源开发对下游水利的破坏作用。
上千岁的破城子,记得多少故事
(图片@图虫·创意)▼
但河西走廊仍然存在,当年的河西四郡也已经进化成了甘肃省中西部的一连串城市,始终欢迎对河西世界有好奇心的人去追索、去探秘。
一天遍览河西走廊
壮美的河西走廊总是让人心生向往。
今年9月,我就受到了雪佛兰和Discovery探索频道的邀请,前往黄沙漫天的敦煌市郊一探河西秘境。
深入沙漠内部▼
这是雪佛兰和Discovery探索频道联合制作的《DC 24 HOURS 雪佛兰SUV驾训体验营》甘肃站。前来助阵的是我的偶像乔尔·兰伯特(Joel Lambert)。这位美国退伍特战队员,在荒野求生届的名望不输食物链顶端的贝爷,曾凭借《荒野大追捕》和《活捉特战高手》等真人秀节目火遍户外圈。
他这次的任务,是教会我们这些户外小白如何利用有限的工具在沙漠无人区中活下去。
只用一把刀升起在沙漠寒夜中能救命的篝火;
搭建能遮蔽太阳和风沙的飞行员帐篷;
这火真不是用打火机点的▼
用找到的破旧轮胎制造黑烟在白天求救;
制作简易的过滤装置在珍贵的水源地获得安全的饮用水……
“澄清度还行,就是不够你塞牙缝的”▼
每一个技能都是乔尔多年经验的积累,倾心传授时自然游刃有余。乔尔对我说,他走过中国的许多城市,但敦煌的这片沙漠是他最喜欢的。因为在沙漠里,能杀死你的只有太阳,而手边又没有多少能利用的工具,这种简单却极为艰苦的挑战让他觉得很有意思。
夜晚,我们在雪佛兰和探索频道安排的帐篷中休息,在沙山背风面感受西北风沙的力量,甚至还遇到了一场珍贵的雨水。最近有消息称中国西北正在变得温暖潮湿,也许所言不虚。
背靠鸣沙山搭建起来的帐篷▼
DC 24 HOURS 雪佛兰SUV驾训体验营真是令人难忘的24小时。
而与雪佛兰探界者相伴的48小时,则让人走遍了河西走廊的地理精华。
从敦煌市区出发向南,我们首先抵达了名胜鸣沙山。但与游客骑着骆驼绕着鸣沙山低矮的几座沙丘体验沙漠不同,我们径直插入了鸣沙山的腹地,驾车在沙漠上驰骋30多公里,纵贯鸣沙山的沙丘。
然而沙漠驾驶技术与公路驾驶完全不同。雪佛兰车队的教练事先为我们做了精心的培训,要求我们忘记一切公路行驶的技巧,从头学习沙漠驾驶。
实战前的培训,大家听得十分认真▼
为了爬上高耸的沙丘,你需要一辆动力强劲,越野能力出众的好车,随时根据路况选择合适的路线,始终踩住油门,保持发动机的高转速,在它力竭之前爬上顶峰。
一旦动力不足在沙坡上搁浅,便有陷车的危险。在沙漠中,这可能是致命的。
如果中途松了,再使劲儿就没啥用了
可就只能靠挖了▼
驾驶雪佛兰提供的探界者完成这样的高难度动作,却是游刃有余。在探界者的强制四驱模式下,即使踩着松软的沙地,也能感觉到汽车澎湃不断的动力。探界者强大的动力总成,不仅能轻松驾驭硬砂和软沙覆盖的平地,爬上数十米高的沙丘也不成问题。
在沙子里纵横驰骋▼
在雪佛兰车队教练的指导下,我们率先完成了训练场地的考验,在最终冲击鸣沙山时,不少挑战者都成功爬上了沙丘,饱览普通游客见不到的大好风光。
紧接着的挑战便是戈壁路段。这里的路面比沙丘更硬,但地形的变化也更多。枯水季节的河西戈壁,有很多干涸的河谷,如刀痕般镌刻在坚硬的地面上。车辆不仅需要有爬上这些沟壑的动力,还要有清晰的驾驶视野和强大的悬挂系统保护车内人员。
这也是一段令人记忆深刻的行程。向左右望去,一侧是金黄的沙山,另一侧则是长满低矮灌木的戈壁,青石白石点缀其间,若非亲身体验,没有人会相信这是一片确实存在在地球上的美景。
当我们踏上归途,便走上了党河河谷与一条由白沙石组成的野路。在与天地融为一体的荒原上,6辆雪佛兰探界者互相竞速,激起一片扬沙。风沙颠簸之外,路边还有不时出现的小雅丹和野烽火台,仿佛在提醒我们河西走廊上当年那“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壮志豪情。
雪佛兰带来了真正能穿越河西走廊的SUV,探索频道则带来了令人受用的求生技巧,再想起这48小时行程中的每一个时刻,都让人回味万千。
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体验这样一次硬核的户外之旅。

河西走廊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文字:柳丁 | 制图、编辑:孙绿
河西走廊,位于黄河之西,夹在祁连山脉和阿拉善高原之间,西连大沙漠,东西长约一千公里,南北宽从十到百公里不等,含今天的酒泉、嘉峪关、张掖、金昌、武威市全境以及兰州、白银市、临夏回族自治州在黄河以西地区,因形似走廊而得名。
河西走廊既是中原连接新疆以及中亚的交通孔道,又是蒙古高原与青藏高原的接合地带,地理位置重要,称之为东亚陆上马六甲海峡一点不为过。
东亚的马六甲海峡——河西走廊
河西走廊、祁连山与主要城市
历史上众多民族在此交汇共生,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存,使河西走廊呈现出一种万花筒似的瑰丽画面。
今天我局就要跟大家聊一聊河西走廊的前世今生。
在绿洲和沙漠之间
位于武威市的乌鞘岭,海洋季风最远只能吹到此处。这里既是陇中高原和河西走廊的天然分界线,又是中国大陆半干旱区向干旱区过渡的分界线,同时也是东亚季风到达的最西端。
整个河西走廊气候干旱,戈壁和沙漠广泛分布,许多地方年降水量不足200毫米。
中国季风区、非季风区与乌鞘岭
但是幸亏有祁连山的存在,滋润哺育了整个河西走廊。祁连山东西长约1000公里,年径流量约158亿立方米,涵吐近千条大小河流,在山前形成了富饶的绿洲和大片草原。
祁连山的融雪在河西走廊境内形成三大河流——石羊河、黑河和疏勒河3大内流水系56条脉流。
河西走廊主要河流
其中石羊河水系位于走廊东段,中部是武威盆地。
流向沙漠深处的石羊河
黑河水系在张掖、临泽、高台之间及酒泉一带形成大面积绿洲,是河西重要农业区,自古有“金张掖、银武威”之称。
黑河流域绝对算得上是河西走廊的超大绿洲了
疏勒河水系位于走廊西端,中部走廊为疏勒河中游绿洲和党河下游的敦煌绿洲。一个个绿洲像小岛一样散落在茫茫沙漠戈壁中,成为农耕和城市发展的重要依托。
时人有云,“终岁雨泽颇少雷亦稀闻,惟赖南山融雪回合诸泉流入大河分筑渠坝,引灌地亩,农人亦不以无雨为忧”。
冲出祁连山区的疏勒河
此外,据史书记载,秦汉时期,祁连山脉曾生长覆盖着广袤的植被,西从敦煌与西域相交的伊吾(今哈密),东至天祝乌鞘岭,森林和草原延绵1000多公里,放牧条件十分优越。
史载匈奴人失去河西走廊后,哀叹“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可见自秦汉开始,祁连山腹地及山脚就有大片草场。
沃饶的山间河谷,大通河上游
如今祁连山仍然有水草丰美的山丹马场、皇城草原等草场。因此,河西走廊这种亦农亦牧的条件,决定了中原王朝和少数民族政权几千年来在此反复争夺厮杀。
牦牛在祁连山下的张掖山丹马场吃草
河西走廊虽然土地面积辽阔,但不适宜利用的戈壁、沙漠、山地和寒漠等占大部分。
在内蒙古自治区最西端,河西走廊北部,分布着中国第二大沙漠——阿拉善大沙漠。河西走廊许多地段深入到阿拉善高原中部,多有沙碛,间有绿洲相连,如额济纳河(即黑河)、居延海(黑河下游终端湖)等。
然而,历史上河西走廊沙漠戈壁面积并不像今天这么大。
自明清以后,随着移民不断增加,农业活动的加剧,导致今天内陆河上游地区祁连山水源涵养林减少,冰川面积缩小,雪线上升,草场退化,水土流失;中游的绿洲地区,农田盐渍化、荒漠化,水质污染,古城址废弃;下游地区,终端湖消失,沙生植物枯萎,物种减少,沙尘暴肆虐。
这也是河西走廊今天必须正视和面对的问题。
在中原王朝与游牧帝国之间
地理角度上看

地理角度上看,中国特有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的制约,使得在北宋以前,河西走廊是中国历史上对外联系的最重要窗口。
古代中原王朝东、东南、南三面环海,受制于航海、造船技术和气候条件,大海成为当时不可逾越的天然屏障。
西南是长年冰雪的青藏高原,翻越起来极其困难。东北寒凉,受到限制;北方大漠,也不易通行。加上西南、东北和北方长期以来属彪悍的少数民族占领,人口定居点过于分散,不易供给。
从文明角度上看

从文明角度上看,自秦汉以来,中国封建王朝力量在东亚长期处于压倒性地位,无论是朝鲜、日本、越南等国,与中国同属儒家文化圈,其中朝鲜和越南等国还处于传统宗藩体系内。
与之相对,中亚地区乃至更远的中东、欧洲地区与中国属于不同文明,相互交流倒是更能取长补短。丝绸之路途经河西走廊,成为中国对外联系的重要纽带。
自张骞“凿空”通西域后,汉武帝派霍去病西击匈奴,开辟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不但连通了西域和中原王朝,而且隔绝蒙古高原和青藏高原游牧民族联合起来对付中原。
敦煌莫高窟第323窟北壁上的张骞出使西域图
唐代初期(618年到714年)绘制
汉、魏、晋、隋、唐、元、明、清等王朝出于政治军事的考虑,把河西走廊的开发提升到保障国家安全战略的高度。
从东西向上看

从东西向上看,河西走廊是维持中原稳定的重要屏藩。明代名臣杨一清曾言:“兵粮有备,则河西安。河西安,则关陕安,而中原安矣”。
东汉末年,凉州羌患不断,威胁关中、益州数十年,东汉朝廷花费大量钱财兵力,勉强镇压羌人,却也埋下了王朝覆灭的种子。
安史乱后,河西为吐蕃所有,导致攻守易势,长安无所拱卫,吐蕃以此为根据地,甚至一度攻破长安。
咽喉所在
北宋时期,河西为西夏所有,使得宋朝失去军马的重要产地。因此在对抗拥有优势骑兵的辽、金、夏等少数民族政权时,往往处于劣势。
与此相对,少数民族政权如西夏在据有汉化程度较高的河西走廊后,文明程度迅速提升,成为与辽、宋三足鼎立的一方强国。
西夏的核心区实为河套地区与河西走廊(底图来自中国历史地图集,公元1111年)
清朝顾祖禹认为:“欲保秦陇,必固河西,欲固河西,必斥西域”。同样,强盛王朝如汉、唐、清等如果想经略新疆,河西走廊是绕不开,也是必须重点经营的根据地。
两汉的西域都护府、西域长史府,唐朝的安西、北庭都护府,清朝伊犁将军辖地等管理新疆天山南北广大地区,无不以河西走廊为依托。
其实如果不能控制蒙古与青藏的势力,河西走廊是颇为脆弱的,而规模庞大的西域驻军规模直接受制于经由河西走廊的物资与货币供应
唐代王维有诗云,“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戴叔伦又有诗云,“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
位于河西走廊西端的阳关和玉门关,被中原人视为中土王化到达的最西端,也是漂泊在新疆、中亚地区的中原人的精神故乡。
两关之间似乎是有城墙的
阳关烽火台遗址
敦煌西北90公里处的玉门关遗址
从南北向上看

从南北向上看,河西走廊是连接蒙古和青藏高原的重要纽带。
清初的准格尔部噶尔丹、策妄阿拉布坦、噶尔丹策零以及和硕特汗国的罗卜藏丹津等蒙古贵族先后叛乱,使得北到外蒙古,西到新疆,南到西藏的广大地区长期处于战乱状态之中。加之喇嘛教的传播,蒙、藏等信奉同一宗教,如此广大的地域如果连成一体,对于中原而言是个巨大的包围圈。
因此,将在历史上汉化程度较高、农耕相对发达、汉人定居比较多的河西走廊掌握在中原王朝手上至关重要。也许,正是出于此种考虑,拥有河西走廊的甘肃省成为少数民族自治区(州)中大洋中唯一的省份。(青海虽为省,但是大部分地区都是少数民族自治州)。
位置绝佳的样子
在华夏文明和西域文明之间
处于“华夏文明圈”的核心区域相比较,河西走廊的文化要复杂得多,呈现出多元丛生的文化状态。著名学者季羡林则把敦煌称为中国、印度、希腊、伊斯兰四大文化体系的汇流之处。
亚洲诸文明交汇之处
自汉武帝设置河西四群,迁徙汉族居民,进行农牧业开发后,中原王朝开始在河西走廊开护屯田,兴修水利,豢养军马,供给军粮,发展农牧业经济 ,保障通讯报警和商旅往返,逐渐将河西走廊纳入中原王朝版图。
中原的丝绸、瓷器、漆器、铁器、竹器及其他商品和汉民族高度发达的造纸、印刷、火药等文化,经过河西走廊输往西域、西亚及中东、西欧。西方商客也经过河西走廊,将珠玉、珍玩、葡萄、核桃、良马等运抵长安、洛阳。
唐代丝绸之路
丝路畅通时,这里是西来东往的总枢纽。
张籍在《凉州词》中写道,“无数铃声遥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带着我们重温了河西走廊当年商业繁盛的历史。
十六国南北朝时期中原动荡,常年战争唯处西北一角的河西较为安定,成为十六国南北朝时期中原世家大族逃避政治灾难的首选地,大量的内地移民给河西带来了中原先进的文明,学者云集,人才辈出,因此,河西的儒学传统没有中断。
十六国五凉(前凉后凉西凉南凉北凉)时期,河西涌现出一批大儒,其中的代表人物中来自敦煌的有东晋时期活跃在洛阳的以大书法家索靖为代表的“敦煌五龙”、郭瑀、宋纤、宋繇、汜腾、刘昞、索敞、张穆等人,来自酒泉的有祁嘉、马岌,来自武威的有段承根、阴仲达,来自金城的有宗钦、赵柔,还有来自周边地区的人。
他们在河西著书立学,建立公私学馆,一时间河西讲学之风盛行,其中的代表人物即是郭瑀,他在张掖临松山讲学,弟子三百,河西文化与学术盛极一时。
与此同时,来自中亚和印度的文明种子也传播到了河西走廊。
佛教本来源头在印度,加之中亚地区曾被希腊化王国统治过,河西走廊作为中原王朝本土最接近中亚、新疆的地区,自然首先受到佛教文化的沐浴。
佛教遗迹遍布河西走廊
河西的金塔寺、天梯山石窟保存有非常原始的石窟图像,另在莫高窟、文殊山、马蹄寺都有北凉时期的洞窟,而在炳灵寺石窟则有早于420年的大量彩塑与壁画。这是中国境内除新疆以外最早的石窟,而且多是在北凉时期营建的。
北魏灭北凉后,从凉州掠去人口3000余口,其中就有大量的僧人,著名的大同云冈石窟的创建者昙耀法师即在其中,也就是说大量的北凉僧人和能工巧匠为北魏皇室在武周山营建皇家石窟寺院,其思想和粉本样式必然来源于北凉本土,因此被称为“凉州模式”。
龙门石窟中最大的一个窟,奉先寺区
凿建于唐咸亨三年(672年)到上元二年(675年)
作为“凉州模式”影响下的云冈石窟,对后来的龙门石窟和陇东石窟产生了直接的影响,而龙门石窟又成为后来北魏、西魏、北周石窟的重要样式来源。
在历史与未来之间
北宋之后,受到西夏崛起的影响,陆上丝绸之路被割断,海洋丝绸之路兴起。与此同时,中国的经济政治重心不断地东移南迁,西北地区城市日趋衰落,河西走廊的城市也不例外,在中国城市版图中的地位逐年下滑,这种局面一直延续了千年,至今仍未改观。
这一地区的森林覆盖率估计比古达低了很多,不是大象遍地走的地方了
今天的河西走廊,主要面临两大问题。
一是贫穷问题。甘肃省2016年GDP为7152亿,仅仅比山东省烟台市6925亿元略高一点点。甘肃省年人均GDP仅为27508元,居民年人均收入为14670元,两项数据都居全国倒数第一。河西走廊的武威、张掖、酒泉等所有城市GDP加起来尚不足江苏省宿迁一市的GDP。
看到甘肃的GDP,书记心情如图
二是生态问题。自明清以来人口的增加、农牧的过度开垦、对祁连山的破坏、地下水的过度开采等严重恶化了河西走廊地区的生态环境。
一度水草丰美的民勤地区今天的已有50万亩天然灌木林枯萎、死亡,有30万亩农田弃耕,部分已风蚀为沙漠。全县荒漠和荒漠化土地面积占94.5%。
民勤,无法想象以前是水草丰美之地
对现实而言,河西走廊的重要性在于是国家交通网与经济发展中的大动脉,是不可替代的重要通道。
因为河西走廊是环青藏高原的重要通道,是我国和中亚、俄罗斯交通的大动脉;另一方面,河西走廊大通道是内地连接新疆的首要通道,而新疆则关系着国家的战略安全。
这个安全涉及国家在世界格局中的地位,涉及国家领土安全、资源安全以及国家未来发展。像连接新疆的高速公路、铁路、高铁,石油管道、西气东输等关系国计民生的工程,都通过这里把新疆和内地紧密联系起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河西走廊关乎国家经略,其地位不可替代。
向西部延伸的灯光
展望未来,衷心期望这一片历史上的富饶美丽之地,能够逐步恢复生态,依托一带一路、西部大开发等国家政策,摆脱农业和工矿业路径依赖,弯道超车,重点发展光电和风电新能源等特色产业,尽快带领越来越多的当地人民脱贫致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