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漳州人才

东锅先生与狼的故事(“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绝对不能重演!)

东锅先生与狼的故事 顺时针研习历史,逆时针解毒世界 微信公众号:历史研习社 原创-NO.1220 作者:营三千 审核:霍小山 编排:杜大大 “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因为长期收录于各个版本的语文课本中,…

东锅先生与狼的故事
顺时针研习历史,逆时针解毒世界
微信公众号:历史研习社
原创-NO.1220
作者:营三千
审核:霍小山 编排:杜大大
“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因为长期收录于各个版本的语文课本中,在中国知名度不可谓不高。
就不要说成年人了,哪怕你在大街上随便拉一个小学生,问他这个故事到底讲了什么,他都能头头是道地给你讲一遍:“从前有一匹狼被猎人追杀,东郭先生出手相救,可是狼却反咬一口……”
可是如果再追问下去:“这个故事是什么年代创作出来的呀?”可能很多人都会愣一下,而给出的答案,十有八九是“春秋战国”。
毕竟,故事中追杀狼的猎人,真名叫做赵简子,是春秋时期的晋国大夫,而“东郭先生”这个名号,根据姓氏来看应当是齐国人。如此来看,这个故事铁定是出自于春秋战国时期了。
然而,你要是这么想,就too young to simple了。
的确,中国的很多传统的寓言故事,都源自春秋战国时期,比如说“守株待兔”、“滥竽充数”出自《韩非子》,“鹬蚌相争”出自《战国策》,“邯郸学步”出自《庄子》。然而“东郭先生和狼”却是个例外,它出现的年代,离现在很近很近很近……一、狼“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原名为《中山狼传》,目前流传最广的版本的作者,是明朝中叶的文学家马中锡。赵简子和“东郭先生”,也只不过是他假托二人之名来编故事,以浇自己心中之块垒。
那么马中锡为何会写这个故事呢?追根溯源,这还和明朝中期最著名的权阉“立皇帝”刘瑾有点关系。
弘治皇帝死后,正德皇帝即位,著名的权阉刘瑾也随之登上时代的舞台。他和其他几个太监号称“八虎”,深得正德皇帝信任,广置皇庄,替正德皇帝,也替自己大肆敛财。面对作威作福的刘瑾,朝野上下都暗自不平。
反对派中,有个叫李梦阳的青年知识分子。
李梦阳是明朝倡导文学复古的代表“前七子”之一,“前七子”大力倡导师法汉唐,反对茶陵派、台阁体的诗风,不仅在当时烜赫一时,也让自己的名字成为后来无数中文系专业学生的噩梦。
李梦阳不但倡导文学复古,而且宣导反腐倡廉。
早在弘治年间,他就曾当街拦下横行不法的国舅张鹤龄,用马鞭打掉了张鹤龄的两颗门牙。此时刘瑾专权,他当然更加愤懑。在群臣上疏请诛刘瑾的活动中,李梦阳表现非常活跃,他鼓动尚书韩文去弹劾刘瑾,大言曰:“公诚及此时,率诸大臣死争。”并在韩文的邀请下,成为草拟弹劾奏疏的主笔。
岂料,刘瑾深得正德皇帝信任,群臣对刘瑾的批判反而激起了正德皇帝的逆反心理。皇帝不去解决问题,反而去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就这样,草拟奏疏的李梦阳和署名的韩文被双双下狱。
李梦阳身在狱中焦急万分,他知道此次下狱几乎是有死无生,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抱着一丝希望,托人给外界传了一张纸条,纸条上有四个字:“对山救我”。
二、东郭先生
这个“对山”,是李梦阳基友康海的别号。
康海也是前七子中的代表人物,经常跟李梦阳在一起撸串吃烧烤,俩人天天搅在一起,关系铁得要命。按照当时的不成文规定,作为官场后辈,父母去世后的“铭、表、碑、传”,都要请翰林院或是内阁中的前辈官僚来写,以示对领导的尊重。
但康海的母亲去世后,他却不惜冒着得罪前辈大佬的风险,把这些东西都交给李梦阳等几个同辈朋友来写。这一方面是因为康海的特立独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对李梦阳的高度信任。
康海得知此事,毅然决定担负起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素来清高,从不与宦官有什么接触,但此时事态紧急,也顾就不上什么避嫌了,他慨然曰:“我岂敢吝恶人之见,而不为良友一避咎也?”连夜提着几瓶茅台,直接去找刘瑾谈这件事。
康海是状元及第,文名蜚声海内,和刘瑾又是老乡,刘瑾早就对他倾慕不已。他旗下最需要这样的人装点门面,本来人家一直对自己避而不见,这回主动找上门来怎能不纳?
于是刘瑾“倒履相迎”,草草披了外衣就出来招待康海,焚香置酒,请他上座。康海也是拼了老命,夸刘瑾是“密勿亲信秉大钧者”,把刘瑾捧得喜形于色。
吹了半天,康海才缓缓引出主题——当年李白能使高力士脱靴,李梦阳才华横溢,“乃今之李白”,你刘瑾能不能学一学高力士,礼贤下士,放李梦阳一条生路呢?
以刘瑾的文化水平,当然搞不清李梦阳和李白之间究竟差了多少个康海,更搞不清高力士脱靴这传说是真是假,但他看过《长安十二时辰》,晓得高力士官至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乃是太监职业生涯的顶峰。
经过康海这一通忽悠,刘瑾被吹得心花怒放,相当满意。加上李梦阳终究不是什么重要政治人物,把他逼上死路好像也没必要,刘瑾权衡良久,最终同意放李梦阳一条生路。
康海这一次拜会,不仅救了老朋友李梦阳一命,还捎带着解救了与之一起下狱的韩文,但作为交换,从此,康海不得不委身于刘瑾,与之常有来往,成为刘瑾的幕宾。
三、反咬
当时,刘瑾权势熏天,不仅获得了管理司礼监和内厂的权力,连直属于皇帝的的军事力量“团营”,也由八虎负责管理。
而后刘瑾也没闲着,开启了一轮不太着调的改革,比如强制在京师推行火葬、勒令寡妇改嫁之类,甚至禁止大臣的名字中带有“天”字,总而言之,就是听着有点扯淡。
旋起旋灭的权阉在明朝一直不少,一通瞎搞之后,刘瑾也没能逃脱倒台失势的命运。短短五年之后,他和他的党羽就一起陷入被清算的境地。
康海因为和刘瑾这些千丝万缕的联系,牵连其中,削职为民。李梦阳则成为了对抗刘瑾的标杆人物,被重新起用,任江西按察司提学副使。但是春风得意的他,却对曾经相救的康海无一言为之辩白。
马中锡与康海和李梦阳两人都有师生之谊,他亲眼见证了发生在两人身上的这一切,康海削职为民之后,他便撰写了《中山狼传》,也就是如今流传的“东郭先生和狼”故事的原型。
在这个故事中,一匹狼被赵简子追杀,向东郭先生求救,东郭先生救下了狼,而狼却反咬一口,差点害死了东郭先生。因为他与康、李二人的特殊关系,此文一出,便有许多人认定,这篇文章里的东郭先生影射的是康海,而狼影射的则是李梦阳。
如《四友斋丛说》、《识小录》、《戒庵老人漫笔》、《弇山堂别集》等书籍,都认为马中锡此文是讽刺李梦阳之忘恩负义。但也有少数人提出质疑,认为马中锡的文章并没有特指某人,因为李梦阳和康海后来虽然关系较之从前已经冷淡了许多,但毕竟并未完全断绝往来。
此文究竟是不是因为李梦阳而写?对此,马中锡与康海都没有回应。但后人关于此事的猜测并未停止,余嘉锡在《四库提要辨证》里,认定李梦阳“负恩反噬”,马中锡作文讥之。
梁维枢的《玉剑尊闻》甚至言之凿凿地说:“其后献吉(李梦阳)反嫉害德涵(康海),马中锡撰《中山狼传》以刺献吉。”
其实,如果要说李梦阳“嫉害”康海,倒也真不至于,李梦阳不过是个有些意气的书生,哪有什么政治手腕去坑害康海呢?但平心而论,李梦阳在自己脱狱后对康海的所作所为,也确实称不上厚道。
刘瑾倒台,康海因为“党附”刘瑾而被牵连,然而在他落难时,李梦阳却不曾出一言相救。不发声也就算了,毕竟牵连刘瑾触了红线,但他甚至对康海“议论稍过严刻”,这对于处境本就艰难的康海而言,无异于落井下石。
更过分的是,康海救李梦阳之事,在当时可以说朝野皆知,不是什么秘密,但后来李梦阳自己却非常讳言此事,他并没有将自己如何求救、康海如何营救的经过公之于众,即使提及自己获救的经历,也总是刻意忽略康海在其中发挥的作用。
他写《左舜钦墓志铭》,竟然说康海是在左舜钦的百般劝说下才去找刘瑾求情的,将康海的主动挺身而出写成了被动帮忙,颠倒了因果关系。
想来如果没有李梦阳的这些“骚操作”,即便马中锡写下中山狼传,后人也不会联想到他头上去的吧。
马中锡写完《中山狼传》后,将文章拿给康海看,康海读罢,感慨万千,也写了一首《读中山狼传》,诗云:“平生爱物未筹量,那记当年救此狼。笑我救狼狼噬我,物情人意各无妨。”
作诗之后,他还意犹未尽,后来又以马中锡的文章为蓝本,把中山狼的故事改编为杂剧搬上舞台,让李梦阳厚脸皮的行径告知于天下,腾之于众口。
如今,我们已经很难猜度康海写这些东西时的心情,短短数十年大起大落,此等人生况味,实在不是外人能轻易领会的。
此后他居家不仕,以诗酒自娱,虽然成了一介白身,依然不改傲岸的文人本色。内阁首辅杨廷和的弟弟杨廷仪某天拜访康海喝酒,康海喝的大醉,就弹琵琶、唱新词给杨廷仪听。
杨廷仪便对康海说:“家兄居恒相念君,但得一书,吾当为君地。”康海突然大怒,骂道:“你把我当优伶了吗!”(“若伶人我耶!”)遂挥舞着琵琶把杨廷仪揍了一顿,杨廷仪吓得撒腿就跑,再也不敢上门。
另一边,李梦阳在担任江西按察司提学副使期间,他与宁王朱宸濠来往密切,为其歌功颂德,并在朱宸濠的帮助下弹劾与自己不睦的郑岳。
只不过数十年,“抗阉英雄”李梦阳就蜕变成了当初自己憎恨的那种人。
后来朱宸濠起兵造反,事败伏诛,李梦阳也受到牵连,削籍为民,不久,他便病死在家中。
直到今天,有关《中山狼传》创作源起的争议依然没有平息,但不管此文是不是专门为了李梦阳所写,他都因为自己的恬不知耻,永远与这篇《中山狼传》联系在了一起。
所以,千万不要得罪文人。文人骂人不带脏字,“杀人”不用见血。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绝对不能重演!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蓝色字体“老馬评道”,再点击“关注”就可以了。完全免费订阅,每天都有分享,请您放心关注。
毛主席说: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年初以来,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响了全体中国人民抗击疫情阻击战。
灾难是一面照妖镜,它既照出了谁是我们的真正朋友,也照出了谁是我们的真正敌人;既照出了人性的善良正义,又照出了人性的阴暗流氓。
据中国外交部统计,截至3月5日,全球170多个国家领导人和40多个国际和地区组织负责人向中国领导人来函致电、发表声明慰问,对中国抗疫举措及其积极成效,以及中国为阻止疫情蔓延作出的巨大牺牲和贡献予以高度肯定。其中有71个国家和9个国际组织向中国提供了物资支持。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说:中国强有力的举措控制了疫情在中国境内扩散,也阻止了疫情向其他国家蔓延,为世界各国抗击疫情树立了新标杆。
谭德塞在介绍中国经验时有句话更是被广为流传——“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样的动员!”
▲谭德塞
然而,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在中国抗击疫情最严重、最困难、最吃劲的时候,一些国家却隔岸观火、冷嘲热讽,甚至落井下石,出现了不少“排华”、“辱华”言论,做出了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事,比如,美国、印度、意大利、丹麦、波兰等国家,其中,美国是跳得最早且最欢的一个。
◆ 美国第一时间宣布对华旅游禁令,商务部长罗斯在接受采访时幸灾乐祸地声称,中国疫情爆发有利于美国经济,将让更多工作机会回流美国; 《华尔街日报》竟称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国务卿蓬佩奥直接将新冠病毒称为“武汉病毒”,极尽对中国污名化之能事。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印度第一时间宣布禁止口罩出口,甚至连棉花都宣布进行出口管制。
◆意大利第一时间宣布对华旅游禁令。
◆丹麦一些民众焚烧中国国旗。
◆波兰拳击运动员乔安娜在其宣传海报上给自己脸上PS了一个防毒面具,用冠状病毒来讥讽中国选手张伟丽。
▲乔安娜的宣传海报
还有一些美国跟屁虫,如,台湾这个小萝卜头咱就不说了。
疫情无国界。目前,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在全球大爆发,已有110个国家(领地、地区)发现新冠肺炎病例,世卫组织每日疫情报告显示,截至欧洲中部时间3月10日10时,除中国以外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到32778例,死亡达到872例。
人算不如天算。曾经看我国笑话,对我国落井下石的几个国家也无一幸免,火也烧到他自己的屁股上了——●美国:确诊病例已超1000例,死亡31例。加州、华盛顿特区、旧金山州、马萨诸塞州、科罗垃多州等至少8个州已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全国37个州已有新冠肺炎病例;●意大利:确诊病例10149例,全国封城,被封人口1600万,全国总人口6000万;●印度:确诊病例61例;
●丹麦:确诊病例262例;
●波兰:确诊病例22例,该国武装部队总司令雅罗斯瓦夫·米卡9日在新冠病毒检测中呈阳性,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目前正在位于华沙的一家医院接受隔离治疗。
▲雅罗斯瓦夫·米卡(资料图)
作为当今世界唯一一个拥有全工业门类的现代中国,我们不仅可以在疫情爆发之时采取果断措施将病毒锁定在国门之内,同样也可以在疫情全球爆发之后向全世界提供必要的物资供应。
现如今,中国的疫情已得到有力控制且日渐平稳向好,随着全国复产、复工有序展开,我们的产能和产量都已经双双破亿,因此,中国将再次承担起“世界工厂”的重任。
防疫情的硬通货是口罩等医疗物资。在我国疫情发生之初最困难的时候(主要是春节放假工厂停产),对那些及时伸出援助之手帮助过我们的国家,我们心存感激,不会忘记,定当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反之,对那些落井下石、口惠而实不至的国家,我们要高度警惕,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痛。
东郭先生和狼的寓言故事,我们都学过、听过。今天,我们不妨再重温一下这个故事:
讲述寓言故事
东郭先生牵着毛驴在路上走,毛驴背上驮着口袋。忽然,从他的后面跑来一只狼,求他救它,还说要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东郭先生见它可怜,便把它装进口袋。猎人追来了,问东郭先生有没有见到一只狼,东郭先生说没有看见。
猎人走了,东郭先生把狼从口袋里放出来。狼一出口袋,非但不感谢东郭先生,还张开嘴向东郭先生扑来。东郭先生绕着毛驴,一边躲闪,一边骂狼没有良心。正在危急时,走来了一个老农。
东郭先生和狼都向老农讲理由。老农都不信,要狼重新装进口袋给他看。狼同意了,东郭先生把狼装进了口袋。老农抡起锄头把狼打死了。并对东郭先生说:“对狼讲仁慈,你真糊涂,应该记住这个教训。”
故事来自明代马中锡《东田文集》中的《中山狼传》。作者通过这个寓言,彻底揭示了狼的本性:在它遇着危险的时候,也会装做软弱可怜的样子,以迷惑那些思想糊涂的人,求得他的庇护,保全自己。
危险一过,却又立刻露出吃人的本性,连救命恩人也不肯放过。
对待吃人的狼,就只能坚决、彻底地消灭它。
但是东郭先生恰巧不明白这一点,他对狼“兼爱”,表示“怜悯”,这些弱点正为狼所利用,结果几乎被狼吃掉了。
可是像东郭先生那样对敌人存着幻想的人,往往不是一次教训就能使他真正认清是非的。当老农最后要东郭先生杀死中山狼的时候,他又发起“不害狼乎”的慈悲来,因而被老农识为“仁陷于愚”。
狼的本性是要吃人的。
美帝亡我之心不死,是一次又一次血的教训得来的。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1955年抗美援越战争、1996年银河轮事件和台海危机,1999年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2001年南海撞机、2003年非典(疑是生物战)等等这些,还不够我们长记性吗?
对敌人,我们应学农夫,而不是像东郭先生那样对狼存在幻想。
现在个别国家遇到了抗击肺炎疫情困难,我们绝不能因为敌人的几句吹捧话,什么大国风范、大国担当、大国责任、自由贸易等等,而沾沾自喜、洋洋得意,被假象所迷惑;绝不能对敌人有任何的“兼爱”、怜悯之心;绝不能对小人之国、流氓之国援助任何物资,哪怕是一只口罩。
这里,也许有人要说,我们要有包容之心。试想,咱们国家在困难的时候,他们是怎么对付我们的。对流氓包容,跟流氓讲道理有用吗?
国家的也好,私人的也罢,即使我们现在的口罩产能过剩,多得库存放不下,哪怕是扔到太平洋,也绝对不能卖给或援助给对我国口是心非、落井下石的国家。倘若有人做了“善意”之举,轻则遭到国人唾骂,重则视为汉奸走狗,被钉到历史的耻辱柱上。
本文用毛主席一句诗词结尾:
宜将剩勇追穷寇,
不可沽名学霸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