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漳州人才

短笛无腔信口吹(短笛无腔信口吹 《村晚》这首小诗)

短笛无腔信口吹 等到榆钱成串成串的长满树梢,杨树的嫩芽长成叶子的时候,就可以上树捋榆钱做饭,折杨树枝做笛子了。我们那里把用新鲜树皮制作笛子叫做“勒笛儿”,一个“勒”字恰如其分地说明了这个制作过程是多么…

短笛无腔信口吹
等到榆钱成串成串的长满树梢,杨树的嫩芽长成叶子的时候,就可以上树捋榆钱做饭,折杨树枝做笛子了。我们那里把用新鲜树皮制作笛子叫做“勒笛儿”,一个“勒”字恰如其分地说明了这个制作过程是多么的“凶狠残暴”——把树皮从树骨上用暴力拧脱下来。这应该算是扒皮抽筋一样的酷刑吧。
这种用树皮做成的所谓的“笛子”,跟真正的竹笛相去甚远,从吹响的方式来看,似乎叫做哨子更合适一些。
这样用土法炮制的笛子在我小时候,每年春天都是要做的,而且一个不行,要做好几个。因为这东西放不了几天,树皮就干裂了,吹不得了。我不会做的时候,请哥哥等大几岁的人来做,等会做了就自己做,还给别人做过。这个手艺,多年都不演练了,不知道现在还熟练不熟练。
那时每到春天,村里的每个孩子嘴巴里都会含着一个这样的笛子在街巷里跑来跑去,时时传出来的单调杂乱的或低沉或尖细的“呜呜呜、呜呜呜”的声音弥漫在阳光灿烂的空气里。
这东西虽然原始简单,但制作起来却并非毫无讲究。第一选材是很重要的。这种树皮笛子不是每种树都是可以做的。杨树柳树是最好的,然而柳树的皮过于单薄,制作时容易弄破,所以杨树好过柳树。
确定了树木,选择枝条也很见功力。太粗的陈年老枝自是不行,当年新生的细弱小枝也不行,最好选择去年生长而今年还没有再分新岔的枝条。折下这样的枝条选好长短粗细适中的一段剪裁好就可以做了。
下面的工作就是技术活了。一手紧握枝条,用另一手的拇指和食指捏紧顶端一小截缓缓用力拧动。待拧得树皮松动了,接着拧下面的一截。把整段枝条都拧得树皮树骨分离了,就算是大功告成了一半了。拧动过程中最关键的是要保持用力均匀,要是稍不留神,就会把树皮拧破。
再下来的工作就是把树骨从树皮中抽离出来。这个动作更得要加倍仔细,一旦出了差错,就是功败垂成前功尽弃了。先要用牙咬住较粗的一端露出来的树骨,双手握紧枝条慢慢向外拉,树骨就会从树皮中慢慢抽出来、抽出来,最后皮骨分离,一个完整的树皮管子就到了你的手里。你牙上咬的只剩下一截白生生赤条条的树骨。
接下来用刀子或剪子把树皮管子的两端剪整齐,用指甲或刀片把一端的皮刮薄。将刮薄的一端放到嘴里一吹,呜呜呜,一只“笛子”就做成了。如果这“笛子”有足够的长度,还可以做得更讲究一些,从上至下剪出几个小孔。这样的“笛子”更像是洞箫一样,吹的时候,手指在小孔上或按或放,使单调“呜呜呜”有了一点起伏变化。当然,“笛子”的制作者既不能审音辨律,“笛子”的吹奏者也不识宫商角徵,于是这“呜呜呜”只不过是变成“呜——呜呜”,或是“呜呜——呜”罢了,无论如何是吹不出宛转悠扬、悦耳动听的曲调的。
我上小学的时候,学校的后墙外有两排胳膊粗的杨树,有一年春天,每到一放学,我们就到那里去折树枝。后来树的主人发现了,就跑到学校里来向老师告状。为此,老师郑重其事的警告我们,以后不准再去折树枝祸害百姓了。然而偏偏有几个人就是不信邪,居然顶风作案,终于被树的主人抓了个现行,勒令他们爬在树上不准下来。直到老师出面,家长出面,这事才得到解决。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几棵杨树不知道还有没有。若是还有,必定早已成为参天大木栋梁之材了。若是我再来到它们面前,不知你们是否还认识我这个当年迫害过它们的敌人。
这“笛子”不仅吹不出什么美妙的曲调,而且吹得时间长了,嘴里都是杨树皮的苦味,唾沫成了苦水,吐出来都是黑绿色的。然而,对于我那时物质相对匮乏的童年,这却是一个弥足珍贵,给我带来无限乐趣的朋友,以致这么多年以后都无法割舍。每看到杨柳绿叶渐浓之时,我都禁不住想起许多年前,我“呜呜呜”地吹着树皮笛子在细雨蒙蒙的街巷中欢喜跳跃的情景。

 

短笛无腔信口吹 《村晚》这首小诗
前言
对于王维的诗,苏东坡曾经有这样经典的评价:
“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
我们欣赏南宋诗人雷震的《村晚》时,不妨也可以试试,把它当作一幅优美的乡村春景之画来欣赏:
草满池塘水满陂,山衔落日浸寒漪。牧童归去横牛背,短笛无腔信口吹。
读完这首诗以后,不由得脑海里也会生出一幅画。一个牧童在牛背上吹笛,旁边的池塘水草丰茂,远处的落日半掩在山后…..
那么,诗人是怎样给我们展示这样的画面呢?不防从这首诗的每一句细细品来。
一、草满池塘水满陂
这幅画的中心是一个人物:牛童。
不过诗人在描绘这副画面的时候,前两句并没有人物,而是先刻画了一个背景:
草满池塘水满陂。
草满池塘,令人想起谢灵运的名句:池塘生春草。不过在雷震诗中的池塘里,已经长满了青草。
可见时间已经不是初春了。
这句诗中,妙用了两个“满”字。池塘中水是满的,几与岸平;草是丰茂的,长满了池塘。一幅欣欣向荣的景色。
二、山衔落日浸寒漪
第一句的景色是近景,第二句的景物中有了远景。
落日已经被远山挡住了一半,妙用了一个动词”衔“ ,这是炼字之法。诗人用一个拟人的动词,把黄昏时候太阳将落未落的景色呈现出来。
更妙的是,诗人加了三个字”浸寒漪“,这副画面通过“水满陂”的池塘倒影中被读者感受到。
前两句,其实都有池塘,第一句是专写近处真实的景色:池塘本身,第二句是远方的实景倒映在近处的水中,这时的池塘仿佛一面镜子,镜子中是另一个世界。近景中含有远景。
从落日一词,又反映出了时间已经是黄昏了。
另外需要注意的一个字是“寒”,
寒漪,表示还有一点春寒。第一月为孟春,第二月为仲春,第三月为季春。这个时候既然还有一点凉意,大约在孟春与仲春之间吧。
雷震是南宋诗人,或许是南方的初春也常常会有”草满池塘水满陂“的景色。
综合来说,前两句写景,点出了时间:春天的黄昏。写出了景物:池塘、水、草、山、落日。
有远景有近景,有宏大的景物、有细微一点的景物。这是一幅立体而饱满的背景画面。
三、牧童归去横牛背
前两句交代完了背景,中心人物就出场了。
一个坐在牛背上的牧童。
老街不会画画,不过看到过画家画这种画的时候,是先画中心人物,在画背景。但是作诗的时候,常常会倒过来。
这一点到有点像戏剧,先铺垫,一帮配角先暖下场,一会主角才在聚光灯下众星捧月一般出现。
第二句与第三句也有衔接,既然是“山衔落日”的黄昏,自然是”牧童归去”的时间了。
横牛背,表示这个角色的任务:放牛。
归去,天黑了,牧童知道自己的任务就要结束了,最后一项工作,是把牛带回家。
这个归去的牧童在路上做什么呢?
四、短笛无腔信口吹。
如果欣赏一幅画的话,可以看到坐在牛背上的牧童在吹笛,这是视觉感受。
但是“无腔信口吹”,仅仅从画面是看不出来的,这里“无腔信口”又写了听觉的感受。
三四两句,通过视觉和听觉的描写,完整地刻画了一个活泼有才、又有责任感的牧童形象。
结束语
这首小诗的四句都是写景,并没有特别明显表达出作者有什么意图。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写道:
昔人论诗,有景语情语之别,不知一切景语皆情语也。
诗中没有特意的情感抒发,但是读者能感受到这种村居生活的悠闲自在。
诗中牧童的“无腔信口吹” , 或许就是诗人在村居生活中,一种闲适合心态的一种写照吧。
写他人,其实是写自己。写景,其实是写心情,妙在不须点破。
@老街味道
诗眼有诗人之眼,有作品之眼,诗人用戴帽之法寻求诗眼薄帷鉴明月与明月鉴薄帷有什么区别?古人作诗为什么要颠倒写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